宰逋尔·全书

宰逋尔是祈祷和礼拜的歌曲。有些是处于苦难中诗人向 真主的哀求;有些是在仇敌的重压下寻求真主的拯救;也有的是自身陷入罪恶,祈求 真主襄助他们脱离自己的罪恶,真实的描绘了诗人身处绝望、孤独、被背叛、伤感时对真主 真实渴望的情感。

我们受难时,真 主在哪里?

宰逋尔·安优卜记

安优卜是个富有的义人, 真主却允许撒旦把苦难放在他身上,由此引出了安优卜和四位朋友之间富有诗意的长篇讨论。他们想要弄清安优卜遭难的原因,思路却过于简单化。许多人固守这样的思想:人生在世,正义获福,干罪罹难。安优卜的朋友们用这种推理断言:安优卜所受的苦难都是因为干罪,惹怒了 真主。安优卜的回答是,如果生活真像朋友们断言的那么简单,为什么恶人在顿亚上常常兴旺呢? 在结尾处,安优卜想与 真主直接对话的心愿终于实现了。然而, 真主却没有把对话的重心放在安优卜的苦难上,而是用无数的自然现象提醒安优卜。这些现象对于安优卜是神秘而不可掌控的,却被全能的 真主用智慧掌管自如。安优卜起初的回应是谦虚的沉默,而后,继之以被更新的信心,就是说他对 主*的认识不再限于理智,而是亲身的经历。

宰逋尔中的祈祷

宰逋尔·诗篇

本书是祈祷和礼拜的诗歌集。通过达伍德下降的篇章约占大半,其余的受感者有穆萨圣人、素莱曼国王等,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哀歌”体。有些是患难中向 真主的哀求;有些是在敌人的重压下寻求 真主的搭救;也有的是祈讨 真主襄助,脱离自身的罪恶。表达了人们在绝望、孤独、自身的罪恶以及亲友的背叛中,极为真实的情感。 另外还有一些体裁,如:“知感诗”,着重于对 真主某一特别作为的感恩;“赞主诗”,内容多为赞颂 真主的伟大;还有“朝觐诗”,多用于以色列人一年三次在圣城参加的会礼;“赞君诗”,即君王的颂歌,内容常常预言有一位超越诸王的未来君主,他要作祭司,并以正义永远执掌王权。

生命的智慧

宰逋尔·箴言

这是一卷旨在传授智慧的语录集,绝大部分通过素莱曼国王降示。一至九章是探求智慧的引言。智慧胜过财帛,得到智慧就得到了真生命;智慧源于敬畏主并和他建立亲密的关系。十至三十一章通过丰富多彩的比喻,探讨了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涉及到公平、诚实、工作、金钱,政治以及婚姻、债务还有通奸的危害、正确管教儿女等众多话题。对句工整,词汇丰富。 《宰逋尔·箴言》是 真主对信士日常生活原则性的指导,但读者切不可将之视作套取 真主赐福的公式。只有真正的敬畏,才能获得真正的智慧。

挣扎中找寻生命 的意义

宰逋尔·传道书

这是一卷“智慧诗”体裁的书。在古代,这类作品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往往极其悲观。《宰逋尔·传道书》却智慧地说明,将生命用于追求快乐、财富、知识、美色和成就,都是“虚空”(引自:宰逋尔·传道书12:8)。诗人在此提醒,不要在错误的地方寻求满足。 诗人最终发现盼望是真实的,找到生命的意义也是可能的,就是要归顺 真主并且享受他的赐予。除非认识 真主,敬畏这最终的审判者,否则,没有人能得到满足。

真主创造了浪漫

宰逋尔·雅歌

本书的绝大部分内容是夫妻之间的情诗,主要人物是新郎素莱曼和他的新娘书拉密。他们的言语充满了诗情画意,常常以田园、山川以及亭台楼阁等比喻,生动地描述了恋人的特点和面貌。书中叙述了这对恋人的恋爱、婚礼以及日渐成熟的婚姻,最后则是对伟大爱情的总结。 真主意欲通过本篇启示提醒信士们: 真主不仅要求他们教门的崇拜,也要求他们通过美满的婚姻生活来荣耀他。

先知书·全书

《先知书》在整个《天经》中占很重要的地位。详细的叙述了真主藉着不同时代的先知向他的穆民转达自己的意欲和诫命,不要拜外邦人的偶像,也不要和外邦女子通婚,要单单的跟随仰望 主 真主。主 真主 通过先知召唤自己的百姓脱离自己的罪恶,要一心跟随召他们祖先出埃及的 真主* 安拉。

豺狼要与羊羔同卧

先知书·以赛亚卷

公元前八世纪,先知以赛亚发预言,主要针对南国犹大,但也涉及到北国以色列和周边国家。那一时期的大多数领袖们已经把百姓带入到了不义和偶像崇拜之中。 以赛亚使用的言辞富有诗意,他运用了大量当时的人们耳熟能详、深入人心的诗歌语言发出审判来临的警告。书中大量的地名、人名、山脉、森林等名字,使审判的预兆对离开 真主道路的人愈加真实 先知以赛亚的审判预言(1-39)中同时也包含着希望与安慰(40-66)。有些语言在先知的有生之年就已经应验了,而有些则要在数百年之后,甚至要等到 真主审判的日子。例如:关于“义仆”为医治百姓而受难的预言,就要等到700年以后麦西哈在世上时才能得到应验。至于最后审判(称为“主的日子”或:“那日子”)之预言,则仍旧处于等待应验的状态之中。

从绝望到希望

先知书·耶利米卷

耶利米被 真主派遣作各国的先知,但主要是对耶胡达国说预言。他不仅向 真主的百姓预言了因他们的罪恶 真主将要通过巴比伦人施行审判,也向包括埃及在内的其它国家宣告了审判的来临。 真主通过耶利米对耶胡达国民说,他们不应该依靠那些只能在仪式上得到清洁的规条,而要像割礼一样,在心里接受,才能真正地荣耀 真主。 通过耶利米, 真主向耶胡达人启示了一个比归回故土更伟大的盼望,就是通过 真主所赐、出自达伍德家族的“正义的苗裔”(引自:先知书·耶利米卷23:5),建立永久的盼望。他将与他的百姓订立新的盟约, 真主也不再记住他们的罪恶。第一个盟约是写在石头和纸上的,而新盟约将直接写在百姓的心上。在这个新盟约里,相信正道的人,不分民族、经济状况或社会地位,都将被 真主看为义人,并要更深的认识 真主。

生活艰难时

先知书·耶利米哀歌

本书由五首“哀歌体”诗歌组成,是为耶路撒冷和圣殿的毁灭,以及被流放到巴比伦的耶胡达人哀悼而作。 真主最先挑选以色列,向他们启示圣言,让他们在各国中显明主的圣洁。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以色列却在 真主的审判下蒙羞,并且在各国眼中成了“不洁的”。 这卷书的整体基调是悲哀的,但中间的内容却拨开了绝望的愁云,唱响了荣耀盼望的旋律,这盼望来源于 真主向归信者所显明的爱和慈悯。《先知书·耶利米哀歌》表明,尽管百姓没有因警告而忏悔,现在或许会因遭受罪刑而归向 真主。

通向生命的骸骨 平原

先知书·以西结卷

在耶胡达人被流放巴比伦前后, 真主通过祭司、先知以西结预言了耶路撒冷的灭亡和  真主对百姓将来的计划。 本书运用动作、真梦、事件及语言,生动地描绘出 真主的审判将要降临在那些轻视主名的人身上。但他的信息里也包含着盼望和搭救,尽管以色列人违背了借穆萨赐下的诫律之约, 真主却要和百姓订立一个“平安的约”(引自:先知书·以西结卷 34:25)。他要和自己的百姓永远在一起,要赐给归顺的人新的心,并要把新的灵放在他们里面。结尾几章提到一座新的圣殿,建造得完美无缺,并且充满了 真主的灵,象征着这个“新盟约”的全美和圣洁。

面对狮子与烈火

先知书·但以理卷

巴比伦征服耶胡达时,有许多居民被俘,年轻的贵族但以理也不幸沦为战俘,真主通过他降示了本书。 《先知书·但以理卷》中的几个真梦,都充满生动的意象和象征性的数字,而且都指向未来的事件。比如: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中的真梦,是指向数个前后相继,压迫以色列人的帝国。第九章中的七十个七似乎表明,以色列国的罪孽要经过许多年,才能得到彻底解决,随后,一个永恒的正义国度将会被建立。 这些预言对那些没有国王统领、被流放的以色列人有重要意义。表明了 真主的主权高于一切,他掌握万国的命运。虽然世上的国家会兴衰起伏,本书却预言了一位将要来的国王,他被称为“人子(引自:先知书·但以理卷7:13)”和“受膏君(麦西哈)(引自:先知书·但以理卷9:25)”。这位国王有一天将会带来 真主的国度,他圣洁的子民将会永享其中。

对于真主,我们 像不像不忠的妻子?

先知书·何西阿卷

何西阿预言的对象是北国以色列,他是北国最后一位先知。本书的体裁为诗歌体预言,内容围绕着先知与淫妇歌蔑之间令人震惊的婚姻事件而展开。何西阿在这关系中承受的痛苦和羞辱,象征着 真主在与叛逆的百姓保持关系时所忍受的一切。他们不但生活不圣洁,还崇拜偶像。 以色列人的心被比作“不可靠的弓(引自:先知书·何西阿卷7:16)”,意思就是无的放矢,因为他们在生活中没有寻求 真主。在结尾处,先知呼吁以色列离开偶像,归向 真主,因为 真主必医治他们叛道的疾病。

蝗虫吃掉的那些年

先知书·约珥卷

约珥的预言针对的是叛逆的耶胡达国。当时耶胡达正遭受 真主的惩罚,面临农业灾害和外敌威胁。约珥说,那些冒犯 真主之约的人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主*伟大而令人生畏的日子。 在约珥的时代,如果人们想表达痛苦和忏悔,就会撕裂自己的衣服。但是, 真主对以色列人的命令是要他们“撕裂心肠”,并且归顺他。接着, 主*安拉说到一个将来的日子,那时“我要把我的灵浇灌所有的人”,并且“求告 主*名的,都必得搭救(引自:先知书·约珥卷2:28-32)”。虽然“ 主*的日子”是真信士得搭救的荣耀之日,却也是背叛者受审判的可怕之日。

真主要求正义

先知书·阿摩司卷

阿摩司是一位耶胡达牧人,被 真主派遣去谴责北国以色列的罪孽。为了切断北国人民与耶路撒冷之间的关系,早在立国之初,北国就设立了许多偶像,事实上宗教在北国成了政治和谋利的工具。阿摩司忠心顺从 真主的召唤,谴责了这种扭曲真礼拜的罪行。

末日之火

先知书·俄巴底亚卷

《先知书·俄巴底亚卷》降示于耶路撒冷被毁之后,是针对以东的预言。当耶胡达人遭受异族入侵时,作为兄弟民族的以东却幸灾乐祸,甚至帮助巴比伦人做恶。 真主说,那些任由他人遭难而不施以援手的人,在 真主眼中也是罪犯,等待他们的就是审判。但 真主总是以守信回应他所选召的人,他要更新他的百姓,并要建立他的国度。

你逃离不了真主之手

先知书·优努司卷

《先知书·优努司卷》讲述了 真主派遣先知优努司去敌国亚述的首都尼尼微城,呼吁人们忏悔、归顺 真主的事迹。但优努司和整个以色列族一样,并不希望外族人忏悔,得到 真主的赐福。 书中充满了反讽:先知优努司逃离 真主的召唤,而异族的水手和尼尼微城的恶人一听到 真主就很快地忏悔了。此后,尽管优努司的生命获得搭救,可是他却对 真主慈悯已忏悔的人而大发脾气。最后,这位先知竟因蓖麻枯死而发怒,这使他显得更为荒谬。

真主将审判万国

先知书·弥迦卷

书中宣布 真主要对以色列人施行审判。当时,伪先知和宗教领袖无视百姓的罪恶,一味传讲祝福,因而博得大众的欢心。弥迦的宣讲却与百姓喜欢听到的截然相反:他们虚伪的宗教仪式和罪恶其实是对 真主极大的冒犯。 书中也预言, 真主所允诺,出自达伍德家族的“统治者”就要来临,并宣布他要诞生在伯利恒(引自:先知书·弥迦卷5:2)。那时,真主要给万民带来最终的平安和正义,并要将“我们的一切罪恶都投在深海里(引自:先知书·弥迦卷7:19)”。

真主之怒

先知书·那鸿卷

《先知书·那鸿卷》预言的是亚述国都尼尼微城的毁灭。残酷无情的帝国亚述,曾因先知优努司传道而忏悔,此时却威协着南国耶胡达的安全。本书描述了 真主的荣耀和圣洁, 真主既要施行报应,又不轻易发怒。按照 真主的全美,亚述因自己的骄傲和残忍,显然该受惩罚。 书中同时勉励耶胡达国民,他们将会见证这大都市的毁灭。又要因惧怕而归顺 真主,充满热情地朝拜独一真宰, 主*将恢复他百姓的“光荣”。

对真主的疑问

先知书·哈巴谷卷

《先知书·哈巴谷卷》预言的对象是南国耶胡达,其时,正面临着迦勒底人的入侵。 真主的圣洁意味着他不能容忍人的罪恶。那他怎么会使用一个邪恶的民族来施行他的正义呢? 真主的回答是,恶人的强暴和迷信必将使他们被欺骗、被毁灭,所以,不应将恶人暂时的昌盛混同于真正的祝福,最终,所有人都要在 真主的座前肃立受审。结尾处,哈巴谷以诗歌赞颂 真主的慈悯与搭救。

末日以后的希望

先知书·西番雅卷

西番雅预言的对象是耶胡达及其周边国家。此时北方以色列人已被亚述掳走。西番雅的预言是要唤醒这个自以为义的民族,要顺服 真主,及早回头。书中的主题是公义和圣洁的 真主不会对罪妥协、无动于衷,因为他是“忌邪”的 真主。在末日, 真主将要把忿怒和毁灭倾倒在不顺服的人身上。 先知提到“ 主*的日子”,许多以色列人都以为这是一个欢庆的日子。西番雅却指出,不信之人不论什么民族,都是 真主的仇敌。在末日,只所顺服的人才能享受 主的欢乐。

重建真主的殿

先知书·哈该卷

哈该书 - 预言的对象是从被掳之地回归的耶胡迪人。回到耶路撒冷之后,耶胡迪人即开始重建圣殿。但不久,就因遇到挫折和反对而停工。哈该的四个预言充满了对重建圣殿和恢复百姓圣洁的激情。 与拜偶像的祖先相比,回归的耶胡迪人虽不拜偶像但更贪财,并不重视主的殿和自己的身份。先知鼓励百姓要“反省自己的行为”,要看到 真主的大能,并且应该敬畏和归信他。尽管重建的圣殿不如素莱曼的圣殿那样宏伟壮丽,但 真主应许说,他要带来更大的荣耀,并赐予百姓平安。

麦西哈的标志

先知书·宰凯里雅卷

宰凯里雅既是先知也是祭司,他预言的对象是从被掳之地回归的耶胡迪人,此时正在重建圣城和圣殿。 本书前半部包含八个启示性的真梦,内容包括对 真主子民的安慰;对麦西哈下降的预言。最后几章描述了 真主最终审判恶人的可怕景象。结尾是每个铃铛和锅上都刻有“归 主*为圣洁”的字样,以及圣殿内不再有污秽之人的景象。

预备主的道路

先知书·玛拉基卷

在耶胡迪人归回并重建圣殿之后,玛拉基传达了 真主的启示。但归回故土的耶胡迪人却在道德上背离了 真主,变得不再敬虔。 当时的百姓并不尊敬 真主,甚至到了极其恶劣的地步。 真主明确地谴责宗教领袖,因他们的腐败和渎职,使百姓轻视 真主神圣的标准。 真主看那些减损礼拜者如同窃贼,宁愿关闭圣殿,也不愿百姓继续以虚伪的礼拜来冒犯他。 先知在预言审判的同时,也预言了将要借麦西哈下降的救恩。玛拉基预言道, 真主要先派遣一位“使者”来预备百姓的心,然后,麦西哈才会出现。

真主的属性事情绪尔撒的显迹

回族-天经选集一

天经选集一
在线阅读
PDF下载TXT下载

回族-女性选集

女性选集
在线阅读
PDF下载TXT下载

回族-天经选集二

天经选集二
在线阅读
PDF下载TXT下载
每日箴言

22恶人要被自己的罪孽抓住,

他要被自己罪恶的绳索缠住。

快速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地址:
QQ号码:
你想问的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天经微博

关注我们的微信

回族天经微信

微信ID:tianjing_org


手机《天经》下载

手机《天经》下载

每日经文

12因为 主*所爱的,他要责备,

正如父亲责备他喜爱的儿子。

回族漫画

回族漫画

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

女性故事

女性故事

金钱篇

金钱篇

尔撒的比喻

尔撒的比喻